皮防所
资讯分类

武汉晚报记者探访麻风防治中心

  • 分类:医院新闻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2-08-13 15:05
  • 访问量:

【概要描述】2012年8月9日,武汉晚报《深度关注》栏目整版刊发了《记者走基层--探访麻风防治中心》专题报道,讲述了我所麻风防治中心的医务人员是如何在艰苦的环境中为残老留院麻风康复病人提供医疗、生活、心理上的全方位护理的点滴细节。以下为晚报专版内容。   早已不是“谈麻色变”时代,但护理康复患者仍然不轻松麻风患者缺乏汗腺,在大夏天也不知道冷热,但最容易中暑   帮138位“不怕热老人”平安度夏   记者探访武

武汉晚报记者探访麻风防治中心

【概要描述】2012年8月9日,武汉晚报《深度关注》栏目整版刊发了《记者走基层--探访麻风防治中心》专题报道,讲述了我所麻风防治中心的医务人员是如何在艰苦的环境中为残老留院麻风康复病人提供医疗、生活、心理上的全方位护理的点滴细节。以下为晚报专版内容。   早已不是“谈麻色变”时代,但护理康复患者仍然不轻松麻风患者缺乏汗腺,在大夏天也不知道冷热,但最容易中暑   帮138位“不怕热老人”平安度夏   记者探访武

  • 分类:医院新闻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2-08-13 15:05
  • 访问量:
详情
  2012年8月9日,武汉晚报《深度关注》栏目整版刊发了《记者走基层--探访麻风防治中心》专题报道,讲述了我所麻风防治中心的医务人员是如何在艰苦的环境中为残老留院麻风康复病人提供医疗、生活、心理上的全方位护理的点滴细节。以下为晚报专版内容。
 
  早已不是“谈麻色变”时代,但护理康复患者仍然不轻松麻风患者缺乏汗腺,在大夏天也不知道冷热,但最容易中暑
 
  帮138位“不怕热老人”平安度夏
 
  记者探访武汉麻风防治中心,看医护人员是如何做到的
 
  记者武叶 谢东星 通讯员袁英红 郑卫 罗志娟 实习生刘文佳
 
  武汉市皮肤病防治所党办的罗志娟,并不是个诗人。但她有一段像诗一样的文字,在武汉市卫生系统流传。
 
  这段文字是这样说的: 有些人,哪怕是在40度的高温里,他们都无法感知酷热的感觉。也许有人会说了,这是好事啊,不怕热,夏天就不难熬了。其实事实并非如此,夏天,对这些“不怕热”的人来说,非常危险。 因为我们所说的这些人,是一个特殊的人群--治愈后的麻风病人。他们之所以不怕热,是因为他们的皮肤和神经被病菌损害,散热功能丧失。也正因为不散热、不排汗,老人又缺乏避暑的本能,更容易引发中暑和其它疾病。 这样的一类人,如果有家人在身边悉心呵护,应该也能平安度夏。但是,假如他们身边没有亲人,而且均已年过七旬,甚至身有残疾,不能自理,那么,他们怎么能熬过武汉的炎炎酷夏呢?
 
  罗志娟说的是住在花山的麻风康复患者,共138人,平均年龄70岁,平均住院年份40年。他们90%以上有身体残疾,50%以上生活不能自理。由于得到医务人员的精心照顾,他们的寿命并未受到损减。年龄最大的一对夫妇,已92岁高龄。
 
 
8月6日,护士长赵莹在市麻风防治中心工作岗位上。
 
记者胡伟鸣 实习生熊罡 摄
 
  不知冷热的他们如何度夏,麻风村里有着自然的清凉
 
  记者去看看,有危险吗?
 
  市皮肤病防治所分管花山麻风村的副所长陈福亭笑了:“放心吧。这里的病人都是不带菌的。”医务人员采取了得力的隔离措施。麻风村建村至今满60周年,还没有发生过一起医务人员被感染事件。 8月6日上午10点半,经过近3小时车程,本报记者从汉口抵达武汉市皮肤病防治所花山住院部(又名武汉麻风防治中心).
 
  司机说,从汉口过来,单程就是60公里。面包车进了东湖高新区花山生态新城后,往一个没有标识的小路一拐,来到一个小山脚下。 我们见到了一个水泥牌坊,一看就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产物。进了院子,是一幢年代久远的二层小楼。这里是医务人员的“中转站”. 花山住院部主任娄华家住汉口杨汊湖,每天6点钟就要出门。她说,下了通勤车,到了中转站,就要换装,穿隔离服。爬到一段山坡,才能到住院部。在夏天,大家还没开始工作,衣服都湿透了。
 
  对麻风村的自然环境,医务人员在路途上津津乐道,说这里是养老休闲的胜地。 麻风村位于小山脚下,山坡上种有金橘、山茶,山脚下是开满荷花的堰塘,四五栋平房干净整洁。 工作人员介绍,一个病人住一个单间。记者到来时,医务人员正在查房。 躺着的,很多;坐着轮椅的,更是常见。三四十度的高温,厚厚的隔离衣下,医务人员的额头挂着大粒大粒的汗。擦拭伤口,聊天谈心,取样检查……他们做得一丝不苟。
 
  看到有陌生人来,这些常年住院的老人们能活动的,都出来了,坐在自己单间的门口。他们有的戴着墨镜,有的摇着蒲扇,怡然自得。 我们参观了食堂,干净整洁。做饭的是一名轻症康复患者,到了11点半,他就推着饭车一家一户的送中餐。掀开饭盒,饭菜十分清爽,一道菜是黄瓜肉片,一道菜是炒苋菜。 我们客串了一小会送餐员,把饭菜送到老人们手上。老人几乎没有话,但微微地向你笑着。那一刻,我们绷着的神经松弛了下来。
 
  山风送来荷花的香气,麻风村里有着外界少有的自然清凉。
 
  护士每天奔波120公里上下班,带着父母到麻风村考察
 
  12点,医务人员脱下隔离衣,记者见到一个年轻姑娘周茜,她是这里最年轻的护士。
 
  2010年9月,23岁的她从同济卫校毕业,进入武汉麻风防治中心工作,和她一同进来的还有另外5名同学。 周茜的父母听说女儿护理的是麻风病人,一致反对。为了说服家人,周茜带着他们专程到花山实地“考察”.
 
  父母心怀忐忑地走了,真正的问题出现在周茜面前--护士是与老人们接触最密切的人。护理麻风病人,棘手问题也多。 很多病人严重截瘫,护士要在残存的肢体上打针,血管不好找。他们又对疼痛没有感知,扎针时一动一个包。 隔离服、长衣长裤、套鞋、帽子手套,夏天换上这套行头就像蒸桑拿。从职工区走到疾病区,浑身就湿透了。塑胶手套戴上几个小时,就可以往外倒水。 中心唯一一台勤通车每天早上7点从马场角出发,依次经过古琴台、首义路、傅家坡和光谷等站点。周茜住在后湖汉口花园,每天6点钟必须起床,以便准时到达发车处。两年过去了,不管严寒酷暑,周茜没有错过那辆唯一的班车。
 
  尽管如此艰难,但周茜不后悔,老人们硬是把她当亲人。一位70岁的婆婆采访时仍感叹,“若不是她一直守着,恐怕我是醒不来了。” 那是入职不久的一天晚上,婆婆夜间发高烧。周茜11点从职工区赶到病区量体温。当时婆婆高烧38.9度,周茜寸步不离守到凌晨3点。回到职工区不久,接近5点时,婆婆再次打电话来说心脏不舒服。周茜匆忙赶去,守到早上6点半。临近中午,周茜第三次去探望时,婆婆才明显好转。
 
  “24年如一日”的中年护士,最担心的是病人烫伤
 
  护士丁晒荣人到中年,家住汉阳。1988年,她开始在麻风村工作,至今24年。
 
  每天早上先坐公交车到琴台,再乘单位的班车到麻风病疗养院。轮到周末值班,她要辗转几次公交车到病区。 逐个查房,给病人换药打针,一上午的时间基本就过去了。中午就在单位用餐,下午有时候会组织病人开展一些小活动:如歌唱比赛,晚上也会有值班护士。 从业24年,丁晒荣最担心的是病人烫伤。麻风病病人对热不敏感,一不小心就会被烫伤,烫伤后又会引起新的溃疡,清理起来棘手。 24年,丁晒荣能明显感觉到社会对麻风病认识的提高,已不再是“谈麻色变”的时代了。一个例证是,来医院看望的家属也比以前多了。另外,在这里上班的小伙子、大姑娘谈朋友,不再像以往那样艰难。 但歧视依旧存在。这些老人时常会发作老年性疾病,这对主攻皮肤病的医务人员来说是个难题。他们有时要陪伴患者去其他大医院看病。这一刻,他们会脱掉有皮肤病防治院字样的白大褂,而换上社区医院的工作服,有时候甚至假装是病人的家属或邻居,而从不提是麻风病疗养院的病人。 谈到小妹妹周茜,丁晒荣和护士长赵莹连连称赞,两人还讲了周茜的几个小故事。 在这边工作的护士,如果计划怀孕生孩子,都会调回武胜路皮防所总部观察一年,确定身体无恙,才能怀孕。周茜去年结婚,因为工作时间不算长,和老人们也有了感情。她和丈夫达成一致意见,最少再工作三年,才考虑要孩子。等孩子生下来,还希望回到这里。 一位爹爹患糖尿病,每天早上7点测过血糖才能过早。有一天,周茜去得早了些,爹爹在菜园子没回。周茜见老人不在,先去忙别的去。7点一刻回来时,老人嘴巴噘得老高,正在生闷气,怪周茜来得迟,他快要“饿死了”.长年累月的相处,医护人员和这些老人已建立深厚的感情,老人们遇事还会使点小性子,发点小脾气。
 
  快退休了还愿意继续服务 病人信任,我们也乐在其中
 
  59岁的刘兴杰,是病区的技术权威。他再干一年就退休了。
 
  从1977年至今,家住汉口古田二路的老刘,一直在这里工作。一句老话说: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用在老刘身上再合适不过了。老刘的妻子是皮肤病专家,在皮防所的武胜路门诊工作。老刘的女儿和女婿,也在皮防所工作。 回顾自己这35年,还是主治医师的老刘,明了自己的艰辛。他说:我们最怕病人中暑,其实我们比病人更容易中暑。但我们“习惯”了。 问及退休后是否轻松一下,游山玩水一番。老刘淡淡地笑了:“等我退休了,假如这里还需要我,我还愿意来。这几十年,我就像上了程序一样,每天习惯到这里来……按所里政策,每个人都要轮转到这里。女儿因为要怀孕,暂时不能过来,以后肯定还是要来的。说不定有一天,我们父女俩同车上下班……”
 
  武汉市皮防所党委书记陈建华说,这里现在有退休返聘到74岁还在上班查房的老专家,更有获得马海德奖、60岁了还在护理一线工作的明星护士。更多的是每天奔波一百四五十公里上下班的普通医务工作者。他们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这138个“不怕热”的特殊老人。
 
  “我们的收入并不高,但我们的幸福感并不低。因为,病人信任我们,我们乐在其中。”陈建华说。

友情链接